捕获竹马男神

第1章被反攻的总裁

阳光透过玻璃窗,落在了廉邵康的脸上。

    他正躺在一张大床上,昏睡。

    他的眉目看起来很温柔,刚毅的轮廓线条,却让他多了几分冷酷的威严。

    阳光移动到他的眼睛上,灼热的光,令他的意识渐渐苏醒。

    “嘶——”他抬起手,一阵酸痛感,让他的唇畔溢出了一丝低沉的不适。

    廉邵康慢慢坐起来,剧烈的头痛让他有些恍惚。

    一旁的电话上,标着马顿公爵酒店的激光标志。

    这家酒店是他廉氏控股的超五星酒店之一。可他之前,明明是在廉氏会馆,爷爷的七十大寿寿宴上,给爷爷敬酒祝寿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    头一阵疼痛,一些破碎的画面快速闪过他的脑海。

    宾客云集的寿宴上,他举杯向爷爷敬酒,爷爷笑得非常高兴,让他和同桌长辈们连喝了三杯。

    第三杯酒之后,他忽然觉得头有点晕,手脚也有点无力,爷爷就让世交顾家的女儿顾流星,扶着他到一旁休息。

    顾流星化着妖娆的浓妆,身上的香水味,熏得他的头更晕了。

    他想回到原来的位置,可是走着走着,好像进了一个酒店的房间,然后,一个女人,将他推倒在了床上……

    他仔细回忆,却想不起那个女人的样子!

    该死,他该不会是和顾流星做了吧!要是真的,那个女人一定会闹得天下皆知,逼他娶她!

    他这么多年守身如玉,可不是为了给她糟蹋的!

    廉邵康一把扯起被子,身上的吻痕,斑驳交错,让他头脑中的血液瞬间倒流,心中疯狂跑过一万匹草泥马!

    靠,真做了!

    他喝的酒,都是这个女人递的,肯定是被她下药了!

    早就知道她居心不良,没想到她这么大胆!

    得赶紧走,回头再想怎么教训她!

    廉邵康火气上涌,套上裤子,正四处翻找衬衫,身后,忽然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   “醒了?”

    慵懒而悦耳的声音,从他的身后缓缓地传来。

    廉邵康神经紧绷地回过头,没看到顾流星,却看到一个身材如模特一样修长高挑,五官清新干净的陌生女人,裹着浴巾,轻轻擦着半干的酒红色短发,向他走了过来。

    她嘴角微微噙着丝笑,从从容容,又带点漫不经心。漂亮的凤眼,像是泡了水的玻璃珠一样,漆黑明亮,让他莫名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   “你是谁?”

    廉邵康环起双臂,警惕地打量着她,紧抿的唇,透出面对其他人时,一贯的凌厉气场。

    “不认识了?”宋桐盯着他,有些危险地微微眯了眯眼。

    她走到了廉邵康的面前,俯身,修长白皙的指尖,挑逗地勾住了他光洁的下巴,将唇凑到了他的嘴唇旁边,暧昧地问:“这么快就把我忘了?”

    “我应该记得?”廉邵康继续保持着凌厉的气场,无意间感受到她胸前隐隐约约的柔软,耳根,却不知不觉地爬上了一层浅红。

    宋桐的视线扫过他的耳根,唇角随之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。

    她还以为,廉邵康真的变了个人,原来表面的冷酷都是伪装出来的,里面依旧是她认识的那个害羞小男生。

    “你说呢?”宋桐这回一点儿也不担心了,看着廉邵康,就和看着一个百分百熟悉的人一样。

    她用脚尖勾住他的脚踝,用力往前一勾,仗着一七五的身高,直接将廉邵康咚在了床上。

    从廉邵康的角度,可以清楚地看到宋桐延伸进浴巾内的“风景”。

    他尴尬地偏开了头,耳根的红色,变得深了一分,但他的声音,听起来依旧严肃而威严:“这位女士,有什么话,我们换个方式说。”

    他一脸正气,威武不屈的样子,让宋桐忍不住笑了。

    这家伙,竟然还没有认出她来。

    “唉”宋桐转了转眼睛,决定先不告诉他,故作难过地按住了心口,表情沉痛。

    “廉先生,我昨晚花了那么大的力气,把你从色女的魔爪下救出来,你竟然转头就不记得我了,还用这么冷漠的语气和我说话。真是令我伤心。”

    说着,她慢慢压低了身体,温热的唇凑到他的耳边,紧贴着他发红发烧的耳垂“看来,我有必要让你想起来我是谁。”

    说话间,她丰满的曲线,开始紧密地贴合在廉邵康的身上,让他身体不自觉的紧绷,无措。

    “你可以先让我起来,再……唔,喂——”

    他的话没等说完,唇上,就被印上了两片温热。

    “我说……你——”

    柔软的唇紧贴着,辗转流连,温柔入骨,让他的心莫名的悸动,原本僵硬的身体也逐渐放松。

    空气被掠夺,直到他被吻的呼吸不畅,宋桐方才缓慢的放开他,“想起来了么?”

    她坏笑了一下,牙齿咬上他的唇,灵活的双手沿着马甲线慢慢地向下探。

    “喂,你!”廉邵康大惊失色,生气地瞪住了她。

    “喂什么喂,我没有名字吗?我叫宋桐。”

    “好,宋小姐!”廉邵康深吸了一口气,压着心里的火气,紧紧地抓住了宋桐的手,“你别这样。你理智些,行吗?”

    “噗。”宋桐忍不住乐,他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,真像小时候那个笨模样。

    宋桐挣脱开他的拉扯,轻轻捏了捏他的下巴:“廉总裁现在这么一本正经的,是不是忘了,自己昨晚有多么狂野?”

    她坏笑着,摘掉了自己的浴巾。

    白玉一样白皙细腻的肌肤上,到处都是精彩的吻痕。

    廉邵康简直快木了。

    这都是他弄出来的?他怎么完全不记得了?

    “看来我还得说的细一些。”宋桐看着他茫然的表情,微微勾了勾唇,将双手,按在了他有力而宽厚的双肩上,慢慢地沿着他的胸膛游走。

    “昨晚你在那个女色魔的手上,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羔羊。眼神迷离,脚步踉跄,苦苦地抓着门把手,像是要被坏人欺负的小姑娘。”

    “是我好心挺身而出,将你从那个女色魔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。”

    “可是没想到啊,没想到。在你小绵羊的外表下,竟然藏着一头大色狼,我才把你扶到床上,你就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,火热的吻,就像燎原的大火一样,疯狂地扫荡了过来,根本不给我抵抗的机会,就把我吞掉了!”

    “现在,有印象了吗?”宋桐坏笑着看着他,想看到他想起来之后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   隐隐约约,有些炽烈交缠的画面,从廉邵康的脑海里窜了出来。

    但是,他坚决不想承认,那些画面里的男人,就是他。

    他一向和女人保持超远距离,怎么可能做出那么狂野的事情!

    能让他想要亲近的人只有一个,可惜……

    心口漫过一丝疼痛,廉邵康及时终止了那会令他心痛的回忆。

    他推开了宋桐的手,撑着半靠在了枕头上,指了指自己手臂和肋骨上遍布的掐痕:“看看你干的,你还好意思指控我?”

    他就算没有遭到顾流星的毒手,还不是一样失身了?

    这叫才出虎穴,又入狼窝,怎么说,都是他这个惨遭下药的受害者倒霉!

    廉邵康郁闷地叹了口气,宋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:“别担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   “嗯……嗯?”廉邵康答应了一声,才反应过来有点不对。

    她负责,怎么负责?这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呢?

    宋桐看着有点懵的眼神,嘴角荡开一抹坏笑,环住了他的脖子,将他再次压倒在身下,柔软的唇,与他性感的薄唇,只有毫米。

    “有件事,我忘说了。负责之前,我得先收点利息。”

    “利息?现在收?”

    “嗯。”宋桐微笑着,将唇再度印到了廉邵康的唇上。

    一吻炽烈,她再也没有给廉邵康拒绝的机会,极尽的诱惑引诱着他沉沦在欲望当中。

    房间内,很快燃起两团热烈纠缠的火焰。

    重新冲了澡之后,廉邵康后从浴室里走出来,看到宋桐拿起了自己的白衬衫。

    “谢谢。”他走过去,伸手准备将衬衫拿过来。

    宋桐勾唇一笑,直接把白衬衫穿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   “宋小姐,这是我的……”

    “我也不想穿你的啊,可是我的衣服被你撕坏了,只能将就一下了。”宋桐无奈地耸耸肩,往一边的椅子看了一眼。

    廉邵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果然在椅子下,看到了一件支离破碎的女装。

    廉邵康叹了一口气,有点想要扶住额头。

    他昨天,真是疯狂的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力!

    “昨……”他抬头,想要和宋桐说什么,却被宋桐穿着白衬衫的背影秒到了。

    窗外透进来的光线笼罩着她,曼妙的身材,在被光晃得有些透明的白衬衫里若隐若现,让他全身的血液,好像都在一瞬间,涌向了某个不可说的位置。

    “咳咳。”廉邵康有些不自在地转过身,不想让宋桐发现他的异常。

    他也是服了自己,之前那么多年,不论多么性感的女人在他面前,他都没有一点感觉。怎么宋桐就穿了一个白衬衫,就能让他如此失控呢!

    宋桐套上裤子,觉得白衬衫有点大,挽起白衬衫的下摆打了个结,瞬间就将它改造成了时尚利器。

    宽松白衬衫,配上她的修身款黑色长裤,看起来清爽干练,还有一点小性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