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剑尊

第一章 龙在校园

【69-】2013年6月午时,太阳火辣辣的横挂在云层之上。

    春夏秋冬四季,夏天绝对是孙天宇的最爱,每到放学时分,他都会准时出现在青山高中的门口,无论刮风下雨,都不可能打断他的信心。

    “三六小脚,如雪般白嫩的肌肤,这小腰,这身材,正点!”孙天宇暗自评价,口水都差不多快流出来了。

    孙天宇,老师眼中的差生,同学眼中的无赖,对于这些评价,孙天宇都是一笑而过,差生?只是老师你交得不好而已,无赖?我有无赖过谁,不就是在校园门口看看美女,吹吹口哨而已,这就是无赖?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“孙天宇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很温柔,很悦耳,有一点无奈和惋惜,可以听出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美女。

    “我靠,怎么这么倒霉,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漂亮的妹子,以为有眼服,没想到居然是她。” 孙天宇嘴里暗叹的同时,腿上功夫就显露出来,短短的十秒之间,就跑出百米,几乎把自身的潜能给发挥出来。

    老师眼中的差生,同学眼中的痞子,这些孙天宇都不在乎,别人怎么看都是别人的事,可眼前的赵雅丽却不一样,她是孙天宇暗念的对象。

    青山高中一共有六大校花,而赵雅丽就在其中排行第二。

    一个是差生加痞子,一个是尖子生加校花,两个极端的人,本不该有联系,但两人却因为一次老套的英雄救美而认识。

    眼看孙天宇就要从自己的眼前跑掉,赵雅丽气得跺着脚喊道“孙天宇,你在跑,我永远都不理你了。”

    “啊!”面对赵雅丽的威胁,孙天宇只好妥协的停了下来,其实他也知道赵雅丽对自己有意思,但他不敢承认,也不敢去接受,他可以不在乎老师和同学鄙视的眼光,却不想连累赵雅丽。

    见孙天宇没有在往前跑,赵雅丽脸上闪过一丝胜利的微笑,小跑几步来到孙天宇面前嘟着小嘴道“孙天宇,你什么意思,每次看到我就跑,难道我是老虎吗?”

    “你不是老虎,却比老虎还可怕。”面对眼前的赵雅丽,孙天宇现在的状况只能用鸭梨山大(不是错别字,故意打成这样的)来形容。

    等了一会,见孙天宇还没有回答自己,赵雅丽脸上露出一丝不满的表情,再次开口问道“难道我不够漂亮,还是我比较凶?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就跑?”

    “漂亮,也很温柔。”孙天宇没有任何犹豫就回答了出来。
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见了我就要跑,回答我啊!”

    面对这个问题,孙天宇只好埋头苦笑,虽然不知道赵雅丽是不是喜欢自己,但可以肯定一点,那就是赵雅丽对自己有意思,想了解自己,否则也不会在所有同学都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同时,却和自己走到一起,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毅力。

    孙天宇是一个孤儿,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从小跟着收养自己的爷爷长大,所以平时也比别人更加用心,从小学到初中毕业,孙天宇几乎都是全年级前几名,从来都没有考砸的时候,可他到高中之后,一切都变了,收养自己的爷爷在过世的同时,他也发现自己得了绝症,只有三年可活,三年,多么短暂的时光。

    学坏容易,学好难,当梦想变成不可触目的天际,孙天宇的人生也开始浑浑噩噩一变在变,从高高在上的尖子生,变成人见人厌的差生加无赖。

    面对赵雅丽的问题,孙天宇很想回答,可他却回答不出来,三年的时光,已经过去两年多,眼看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,又何必把另外一人牵扯进来,想通后,用无所谓的表情看着赵雅丽笑道“我承认你很漂亮,学习也好,无论在老师眼里,在同学眼里,都把你当成宝贝,可在我眼里却不过尔尔,你不会因为我救过你一次就爱上我了吧?如果是这样,那对不起,我不喜欢你。”

    说完,孙天宇摆出一个酷酷的poss,转身潇洒的往前走去,心里犹如滴血般的疼痛,可他却不得不假装坚强,多想回头看一眼,可他不敢,怕被赵雅丽看到。

    没有经历今天的事以前,混吃等死是孙天宇的目标,可当他在赵雅丽面前说出不喜欢他之后,连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也被自己硬生生的掐灭。

    天气变化无常,十分钟以前还是太阳高照,十分钟后的天空确实乌云遍布,电闪雷鸣,大雨哗啦啦的下个不停。

    离开青山高中后,孙天宇并没有回那只有四十平方米的小屋,而是双眼无神,犹如没有灵魂般的沿着大陆往前走去。

    “轰隆隆!”雷声响个不停,闪电如腾蛇般在天空乱舞,路人一个个都躲进旁边的屋檐下遮风挡雨。

    面对眼前的这一切,孙天宇不但没有避雨,反而抬起头豪笑,手指天空骂道“你这个贼老天,你让我生下来就成为没有父母的孤儿我不怪你,可你为什么要在我得到爱情的同时却断绝我的希望,为什么,为什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   看着眼前这幅怪异的画面,有人摇头悲叹,也有人笑着指指点点,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,这样的人天天都有,基本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。

  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大路已经走到尽头, 孙天宇的面前,已经是一条川流不息的大河。

    “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?好吧我认了!”孙天宇暗自叹气,虽然认命,但他不服,凭什么别人要什么有什么,而自己却一无所有,最后却被绝症逼得连爱情也不得不放弃,仰天大吼“贼老天,这就是你想要的?如果有来世,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。”